主页 > 视频 > 国内足球 >

中超回归“七问” 专访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

admin   2020-10-12 07:23

历经波折,2020赛季中超联赛开赛终于进入倒计时。7月8日,中国足协在沪召开“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联赛媒体通气会”,就中超联赛相关话题向媒体通报交流。会后,新华社记者专访了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了解中超“回归”台前幕后的种种努力与措施。

一问:如何评价新赛季中超联赛在万众期待中的“回归”?

刘奕:用一个词来评价的话,我觉得叫“来之不易”。首先是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在抗击疫情中取得了很好的阶段性成果,让联赛开赛具备了可能性。其次,中国足协做了大量的研判,包括借鉴德甲、韩国K联赛以及CBA等先期复赛联赛的赛时运营保障,确定了分组赛会制的第一阶段赛制赛程和相关细节。第三,中国足协邀请了以张文宏教授为代表的专家组为整个联赛的防疫措施进行了战略规划和措施审查。第四,在不到三周的时间内,中国足协非常密集地考察了9个城市的赛事组织、硬件设施、办赛条件和后勤接待等,最终综合考量选择了大连和苏州作为承办地。

二问:中超联赛首度迎来分组赛会制,如何看待这一变化?

刘奕:分组赛会制首先肯定是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安全是联赛顺利举行的前提。传统的联赛主客场制,包括训赛保障、交通后勤等都是俱乐部自己解决的;如今改为赛会制,这就意味着中国足协要承担所有的竞赛组织,包括训赛基础条件、后勤保障等等,这让中国足协多了很多工作,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如果中国足协把这次赛会制联赛视作一场练兵的话,这为我们今后举办更大规模的杯赛,比如亚洲杯、世俱杯甚至是世界杯都可以积累一些经验。另一方面,随着赛制的变化,也给比赛带来更多悬念,将会提升联赛的关注度。

三问:升降级名额为何是1.5个?

刘奕:今年联赛赛制进行了较大改变,赛程相比原来有较大压缩。加之受到疫情影响,很多俱乐部存在实际的困难,因此有一些俱乐部出于综合考虑建议暂停升降级一年。但是包括陈戌源主席、很多足球专业人士以及大多数俱乐部都认为,我们要按足球规律办事,有些基础性的规则不能打破。我们认为,如果取消升降级,对联赛的公平性、竞争性和激烈性都会有非常严重的影响,进而影响到中超联赛的整体价值和形象。

出于保证联赛健康有序、公平公正竞争的原则,经过中国足协向16家中超俱乐部反复征求意见后,我们在俱乐部总经理会上得到一致通过后确定的,就是升降级名额调整为1.5个,中超倒数第二名与中甲第二名进行附加赛来决出2021赛季中超的最后一个名额归属。

四问:第一阶段约2个月的时间,球员、裁判都必须封闭管理,如何保障他们的身心健康?

刘奕:怎么平衡运动员的生理、心理的活动,这是中国足协遇到的一个非常巨大的考验。球员、裁判等相关参与者的身心健康是要充分保障的,这才能让他们给全国球迷带来精彩的比赛。

为此,中国足协除了正常的训练、比赛的管理保障之外,对运动员生活上的考虑也是很细致的。俱乐部下榻的大本营酒店,设置了丰富多元的文娱活动场所,包括阅览室、游泳馆、羽毛球馆等等。在确保防疫安全的前提下,有序安排一定数量的专业知识、兴趣技能培训及交流活动。

五问:联赛空场比赛,如何提升屏幕前观众的观赛体验呢?

刘奕:新赛季中超联赛第一阶段将不对观众开放,这也是中超联赛历史上第一次在空场情况下进行比赛。

据悉,为了提升广大球迷的观赛体验,中国足协经过与联赛版权商体奥动力共同合作,确定采用虚拟技术增强转播的视听觉效果。届时,球迷看到的转播画面里,空荡荡的看台将用虚拟观众代替,经采集此前联赛里的球迷呐喊音效,通过高科技手段制作了虚拟声音,将在比赛中根据各种场景进行使用,尽量改善空场对比赛转播效果带来的影响。

六问:第一阶段赛制、赛程基本确定了,第二阶段的是否也会很快公布?

刘奕:目前来说,第二阶段赛时的赛制、赛程还无法确定,因为很多因素需要我们去考量,可以说我们是在边走边看吧。比如我国和国际疫情的防控状况,比如国际足联、亚足联对相关国际比赛赛程的调整,再比如第二阶段进入秋冬季,天气气候也会发生很大变化。种种因素,都需要我们从实际情况出发,重新评估后来制定赛制和赛程。我们希望能在第一阶段赛事进行过程中,把第二阶段的赛制、赛程敲定下来。

七问:疫情迫使联赛发生了很多变化,会给中超联赛商业价值带来怎样的冲击?

刘奕:这是一个可以两面看的问题。从中超联赛的品牌和商业价值上来说,赛程缩短了,目前球迷也无法入场观看;但另一方面,中国足协采取了一个全新的赛会制的概念,创造了很多联赛的新话题,中国足协也将也给媒体提供大量连线球员、接触俱乐部的权利,包括邀请直播平台和相关媒体到承办赛事的城市来制作大量不同形式的媒体产品,也促使中国足协创新性地利用多样化的融媒体手段来对赛事进行包装,赛事的关注度、热议度随着联赛开启会进一步提升。所以,疫情对联赛有一定的冲击,但我觉得并不见得是坏事,抗压、创新、突破,这些也都在不断孕育中。今年最后的中超冠军一定是历史上最特殊的冠军,我对中超联赛未来的品牌价值和商业价值很有信心。

(新华社记者朱翃 公兵 许东远)

上一篇:西班牙人降级武磊何去何从?

下一篇:没有了